好音质 用酷我

00:00

已添加至播放列表

好音质 用酷我

播放列表({{model.playList.length}})

张浅潜

  • 娱乐
  • 歌曲
  • 专辑
  • MV

基本信息

姓名: 张浅潜 性别: 女
别名: 暂无 国籍: 中国
语言: 国语; 出生地: 甘肃
生日: 03-16 星座: 双鱼座
身高: 163cm 体重: 45kg

个人简介

姓 名:张浅潜 
出生日期:3月16日 
星 座:双鱼座
爱 好:无所事事 
身 高:1.63米 
体 重:45kg 
籍 贯:甘肃
喜爱的音乐人:Eno Bjork Potishhead 
食 物:麻辣龙虾 酿皮 
电 影:不准掉头 
导 演:姜文
专 长:天生的模特
个 性:紧张 暴躁 冷淡 极致 
希望去的地方:埃及 罗马
擅 长:奇思异想 睡前的视觉幻想 
想做的事:为我贫穷劳驾捐一大笔钱 
拍一部与自己内心有关的超现实电影 
信 奉:否极泰来 一切神秘的事情
声音:感性细嫩却带有不可摧折的力量,流畅感人。不加修饰,自然中带着叛逆、轻吟中附着强大的力量。 
个性:与众不同,独一无二。 张浅潜在瞬间绽放的美丽是惊人的, 甚至是感人的。 她奇特的想象力仿佛是一丛荆棘, 枝条偶尔折断、偶尔纠缠不清, 但始终顽强恣肆地生长着, 尖锐的锋端暴露在尘土和空气里喘息不止。 她不是一个浮游在都市华丽表层的"时尚女孩", 而是一个被心中理想主义的激情牵引着苦苦求索的"艺术女孩", 她要的是生命的内容, 而非美丽的形式。
外型:意气风发、奔放不羁, 浑身浸透着青春的气息。 她喜欢以一种骄人的姿态傲立在镜头前, 或甜美乖巧、或优雅华丽、或风情万种, 展示着自己的片片花瓣。 她是个具有千面气质的模特儿 ,照片上的形象千变万化, 时而华贵, 时而垮掉, 时而艳丽, 时而恍惚, 时而苦痛, 时而朋克。她愿意"凭两岸风光一身才华, 留在这里和你擦火花。 "
音乐特点:作品震撼力强, 有强烈的个人风格, 得到许多歌迷的认同与喜爱。旋律优美、流畅、带有淡淡的犹如清晨露珠在消逝的瞬间流落的伤感,拒绝矫揉造作,有引诱人无数次听下去的欲望。 
专长:演唱、作词作曲、配器、绘画、模特、文学、表演、钢琴、小提琴、吉他 
代表作:《另一种情感》、《灵魂出窍》、《罐头》、《迷途》等。 
大事记
95年其油画作品参加北京国际艺术博览会 
95年在北京举行个人油画展 
96年与艺术家赵半狄合作视觉艺术作品《赵半狄和张浅潜》 
97年获得《通俗歌曲》评选最有潜力女歌手奖。 
97年获得内陆摇滚乐队评选最佳女歌手奖、最佳歌曲奖。 
98年与著名音乐人张亚东合作创办Z2音乐工作室 
98年获得《通俗歌曲》评选最受欢迎女歌手奖。 
99年为纪录片《梁思成》制作音乐 
99年获得“中国摇滚生力军”最佳作曲、最佳作词、最佳歌曲奖。 
99年西南联合音乐金曲榜颁奖十大金曲奖、最佳作词奖、最佳作曲奖。 
99获得华语歌坛金曲评选活动十大金曲奖、最佳摇滚女歌手奖。 
99年与赵半狄再次合作视觉作品《中国故事》 
2000年参加电影《去年夏天》的拍摄 
2000年获得MTV最佳摇滚女歌手奖、最佳编曲奖。 
2000年获得北京音乐台最受欢迎女歌手、最喜爱的歌曲奖。 
2000年被香港音乐电台评选为内陆最个性女歌手奖。 
2000年电视连续剧《红樱在手》制作音乐 
2000年底于荷兰参加多媒体艺术的演出 
2001年为电视连续剧《男人不会家》制作音乐 
2001年个人艺术作品文集《密码》上市,这是中国首部以原创手法结合视听概念的艺术性作品辑。 
2001年获得CCTV音乐盛典网络投票最受欢迎摇滚女歌手奖、最佳作曲奖。 
2001年获得甘肃音乐台最受欢迎女歌手奖。 
2002年由作家出版社出版个人文集《最后一刀》。 
2002年为纪录片《啊啊胺制作音乐。 
2002年获得Channel[V]年度最受欢迎女歌手奖、最佳摇滚人奖。 
2002年获得国际音乐台外国人最喜欢的中国女歌手奖。
2002年获得国际音乐台最受欢迎女歌手奖、十佳作曲奖。 
2003年出版个人文学作品《迷人的迷》。 
2003年为纪录片《王光美》制作音乐。 
2003年获得迷笛音乐节最佳音乐人奖。 
2003年获得广州艺术作品展最佳表现力奖。
她唱摇滚,作模特。她昼伏夜出,游荡在团结湖一带。
张浅潜似乎从来就不属于平淡的日常生活,她在这里是那么的不起眼:她富有激情,但异常羞涩,她身材出众,却马虎处之,她思想强健,可不善言辞。
她在现实中受尽了委屈吧。
她完全看到了现实对自己的关系,她之所以依然迟迟不在你我的日常生活中闪耀,无疑因为她知道那无济于事。在这一点上,我猜想她宿命而悲观。
明星需要众人拥戴。如果你我迟迟不“追捧”,她愿意让自己暂暗一点,有时恐怕还想就此熄灭。
“现实是个鸟,我要找一把猎枪。”她的一句歌词。看来,有时她对此很愤怒,但最终仍是用嬉皮来表达。这是恰当的。因为现实跟她确实没有什么关系,除了一直在用各种焦虑拖累着她,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大家都在经受,只不过我们没有“敏感”的放大器。
她属于另外一个空间,另外一些东西:舞台,表演,艺术,书籍,情侣生活,个人思想。
她在这里熠熠生辉!
她照片上的模特形象千变万化,时而华贵,时而垮掉,时而艳丽,时而恍惚,时而苦痛,时而朋克。她愿意“凭两岸风光一身才华,留在这里和你擦火花。”
而给我印象最深的,是她气度非凡的对“脏”的诠释,跟她的摇滚乐一样,果断、坚决、敏感、狂野,而无所不在的忧伤气氛展现着控制力,也使激情具备了形式上的说服力。如果世界越来越像一个垃圾场,她对此既不回避,也不畏惧,她已有能力展示垃圾最美妙的可能性:她是一朵怒放的垃圾之花,堕落,华贵,引人入胜。
她成功的模特生涯,使她充分了解了肢体运动的种种可能性,或者说,她掌握了肢体的全部语法。我想,在摇滚现场演出中,她或许是中国惟一一位真正将肢体当作一门语言来表达的乐手了。
张楚的演出是最真实的,
他总是坐着一动不动地抬眼望天,他承认自己不了解形体的可能性,因而不想作小丑。而张浅潜的台风无疑是艺术的,她以最直接的方式告诉观众,肢体的诱惑力和对音乐的响应,决不是靠女性的忸怩作态或张牙舞爪,而是真正的身体语言的自由表达。
问:你在广州作模特,在圈内备受关注,为什么又放弃这个职业,来北京专门从事音乐创作?
张:我适合模特的身体表达,但从观念上讲,它过于通俗,是一种空虚的表达,或者说模特只是设计师的个人表达工具,她们自己没有权力。另外,我也基本上摸透了做模特的一些基本套路,绅士与嬉皮,古典与现代,典雅与风骚的结合,当然,是微妙的,而不是赤裸裸的结合。这个行业对我已经缺少必要的新鲜刺激。
问:你自小就喜欢音乐吗?
张:对,我很小就在青海艺校学琴,但我从来都不是一位循规蹈矩的人,不喜欢按部就班地按教师布置的要求去做,总是乐意自己编一些曲子自己玩。后来我又在青海歌剧团拉琴。
问:这段经历影响着你现在的音乐创作吗?
张:当然。虽然我的音乐形态很现代,受过Bjork的一点影响,也有一些电子音乐的成分,但我的编曲可以说比较深奥,这得益于我的古典音乐基矗另外,我也不时在自己的音乐里加入一些民乐的元素。
问:你跟唱片公司解约的原因是什么呢?
张:口味上的分歧。他们喜欢朗朗上口的东西,希望我更加迎合大众。我是一个不想背叛自己的人,受了几年迁就之苦,还是现在这样能让我安心一点。我现在回过头来再听来签约前的一些曲子,还是觉得很不错,那个方向是对的。作为唱片公司,他们往往难以看到一点:一种表达个人声音的东西,或者人们说的另类的声音,一旦得到推广,会构成一种旋涡般的持久力量。而那些流行音乐,则会一晃而过。
问:你最近会有什么新动作?
张:有个文化公司不久将出版我的《灵魂出窍》,配有我的一本文集《密码》,和我这几年的绘画作品,还有我的写真照片,你所说的垃圾之花,和一张我的摇滚CD。我想在这里展示一个人全身系统开放的可能性。而且我一直想寻找一种方式,将我的音乐、绘画结合起来,进行淋漓尽致的表达。
问:我知道你经历过感情,你还相信爱情吗?或者说你还会去追求爱情吗?
张:当然,要不然怎么活?不过现在我更愿意将自己看作一条河流,缓缓向前流淌,谁愿意加进来,就成为我的生活。我已经不可能再去追随哪个人的道路了。
问:你对媒体对你的关注持什么态度呢?
张:媒体总是以人物的方式来报道我,甚至把我当作某种形象符号,或是反叛的,或是新新人类等等。我如何生活,如何衣着,如何与人交往,完全是个人的喜好,而不是为了归到哪个符号里去。可我现在有点收不住了,你说我该怎么办?

相似歌手

酷我音乐多端下载

iPhone
PC
Android

下载歌曲需要使用酷我音乐客户端操作